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教训追求者
    刘岩眼皮一抬,看到了叶枫的脸,表情瞬间凝固起来:“小混蛋,干嘛?”

     叶枫轻轻的摸了摸鼻子:“人家美女都不鸟你了,你还死缠难打干嘛啊?能要点脸不。”

     叶枫的话着实刺痛了刘岩,使得他脸颊狠狠一颤,大吼道:“老子做事要你管?给老子走开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作为我雇主的保镖,我有义务保护我雇主的安全,现在我严重怀疑你有猥亵的倾向,所以,请你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 “猥亵?我看你才猥亵呢?你全家都猥亵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全家才猥亵呢,你祖宗十八代都猥亵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个混蛋,竟然敢骂我祖宗,萧奎,给我弄死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 刘岩声音刚一落地,那如一头公牛一样的男子便捏着拳头,神情严肃的向叶枫走来。

     “刘岩,你要干什么?请你不要在我的办公室闹事。”

     “放心,羽衣,我就是觉得这个家伙是骗子,这个混蛋怎么可能当得起你的保镖?现在我就是把他打跑,帮你把骗子给赶走…..。”

     声音落地,刘岩立刻向萧奎使了一个眼神!

     萧奎会意后,手指忽的握紧成拳头,龙行虎步之间,已经到了叶枫跟前。

     “你妹的,好快!”

     叶枫心中暗道一句后,身子轻侧,萧奎一拳砸空,不过很快忽然杀了一个回马枪,一个转身,拳头再次甩来。

     “嗯,不错,还会回马枪,不过,还是弱了点……。”

     叶枫嘴角一咧,张开手指,啪的一声紧紧的包裹住了萧奎的拳头。

     多年在铁血组织效力,叶枫的指力,臂力早已练到了惊人的程度,就算是萧奎和他掰手腕,也是输的结果。

     萧奎脸色铁青,发现怎么抽也无法从叶枫手里把拳头给抽出来。

     牙齿一咬,伸出脚,就要踹叶秋的大腿根部。

     “我艹?”

     叶枫眼神一冷,在萧奎出脚之前,先于他抬起脚板,朝萧奎小肚子上一踹。

     唰!

     萧奎被叶枫这一脚踹的眼珠子都放大了,倒飞了出去,狠狠的砸在地上,捂着肚子,在地上打滚起来。

     叶枫看向痛苦的萧奎,耸了耸肩膀:“啊,真不好意思,可能你现在会有蛋蛋的忧桑,不过,住个几个月的院,蛋蛋就不会忧桑啦……。”

     “咕噜。”

     刘岩一见自己的挡箭牌都倒了,自然没有勇气再和叶枫斗下去,脸色萎靡,冲叶枫竖起了一根大拇指,威胁道:“好小子,你牛,你敢打我刘岩的手下,我算是记住你了,山不转水转,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 刘岩说完,上去扶起萧奎,狼狈逃开……。

     “呜,肩膀好疼,美女,你看我都为你受伤了,你还要赶我走?”刘岩一走,叶枫就凑到秦羽衣跟前,装起病来。

     “你身手不错吗?”秦羽衣鄙夷了下叶枫,然后眨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 “当然,想当年拳打关西幼儿园,脚踢东海敬老院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秦羽衣狠狠的翻了翻眼皮:“你这人,什么都好,就是口花花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口花吗?用一点时髦的话来说,我只是喜欢引经据典,内涵丰富罢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胡扯了,这样,关于爷爷说的订婚一事,我们暂且搁置,我看你身手不错,不如就先在我们公司入职吧,如何?”秦羽衣一脸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啊,当然没有问题,不过,我还有一个条件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,说?”秦羽衣面露担忧,嘴角僵笑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就是我现在住的地方都没有,我要和你一起住,我们虽现在不能马上结婚,不过,试婚也可以啊?”

     秦羽衣的脸颊顿时浮现一抹愕然道:“你还要和我住一起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,我来的时候,秦老爷子就是对我这么说的,他叫我和你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 秦羽衣顿面露难色: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“那我没地方住啊,再说了,如果你和我分居,怎么骗过你爷爷啊?到时候他天天打电话给你,你不烦死?”叶枫眨了下眼睛,笑说。

     秦羽衣皱着眉头想了会,觉得叶枫说的还有点道理,轻咬了下下唇,终于心一横做出了决定:“那好,你可以和我一起住,不过,我要事先说明一点,你要是敢对我动歪心思,我让你断子绝孙,我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艹。”

     叶枫吓得连忙护住裆部,害怕的看了眼秦羽衣,秦羽衣却下巴一抬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 “美女,你放心,我这人一向好为人师,你和我住一起,马上就会学会一个成语,我会告诉你什么叫做日久生情……。”面对秦羽衣的傲娇,叶枫口花花的道。

     “日久生情?”

     秦羽衣小脸微怔,忽然间脑海中浮现这个词的引申义,牙齿一咬:“下流……。”

 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羽衣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,给人事部打过去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 电话放下后,秦羽衣又恢复刚才的冰冷说:“好了,叶枫,关于你的工作,我已经打电话叫琴姐给你安排了,待会,你就跟在琴姐后面去办手续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“呃,那我可不可以问一下,我具体会干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 “司机……。”秦羽衣不咸不淡的回答一句道。

     “司机?我这么有才华的人,你就让我干司机?”叶枫一脸郁闷道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干副总啊?”

     “啊,副总是谁?能干吗?”

     秦羽衣再次狠狠的翻了翻眼皮,脸色愤怒道:“我请你不要这么无耻,好吗?”

     叶枫撇了撇嘴,就在这时,秦羽衣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接着,一个超级尤物走了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,只见她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长发飘飘,如波浪一般滑腻柔软,她的眼,大,深且亮,是那么美,穿着齐膝的短裙,一双性感的长腿上还套着黑色的丝袜。

     最为主要的,还是那一对挺拔的山峰,目测,应该有柚子大小吧?

     女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,一双眼睛写满了生人勿进,还是个冰山美人,她笔直的双腿一定,眼睛环视一周,随即在秦羽衣身上定住,尊敬的询问道:“秦总,请问,你说的那个新来的司机在哪?”

     “诺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 秦羽衣眼皮低垂着,冲叶枫方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“你妹的,现在就把我撇的这么干净了啊?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,我只是兼职司机好吗?”

     叶枫满脸郁闷的想道,就这时,那烈焰红唇女子冷冰冰的声音传来:“那好,叶枫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叶枫眼皮轻挑,嘴角微微一咧,跟着女子离开了秦羽衣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秦羽衣的手指则在叶枫走后,轻轻的拍了拍硕大的胸口,嘴里浅声:“终于摆脱这个家伙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 叶枫跟着琴姐离开了秦羽衣的办公室,肩并肩的走着。

     这琴姐一言不发,好像和他有仇一样。

     叶枫嘴角轻轻的咧了咧,正寻找话题和琴姐说话,忽然间,耳朵听到一声细微的喀嚓声。

     叶枫神情一怔,斜眼朝琴姐的胸口移去,那一瞬间,顿时满脸愕然的长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 只见琴姐那胸前的纽扣或许承受不了水球的挤压,竟然迸射而开,一抹白皙,被叶枫看的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 琴姐察觉到叶枫怪异的视线,纤细的柳眉紧紧一皱,脸色冷冰冰的问道:“喂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叶枫满脸愕然的指了指琴姐的胸口,嘴里小声道:“琴姐,你的纽扣好像崩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 苏文琴一听这话,顿时满脸愕然的看向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 当眼瞳定在那坏掉的纽扣上时,顿时脸通红成了柿子一样。

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看。”

     苏文琴一把把胸前的纽扣给捂住,贝齿咬着樱唇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责备叶枫,只得眼睛瞪向叶枫的眼睛道。